民族学考研本雅明·内塔尼亚胡的修正派犹太复国主义思想_和平…(民族学考研书籍)

原标题:民族学考研:本雅明·内塔尼亚胡的修正派犹太复国主义思想

本雅明·内塔尼亚胡的修正派犹太复国主义思想

内塔尼亚胡的政治生涯与修正派犹太复国主义密切相关,他是利库德集团的核心政治领袖和迄今在任时间最长的右翼总理。1967年,内塔尼亚胡进入以色列国防军服役并参加了1973年中东战争。1988年,他作为利库德集团的成员当选为议员并出任以色列副外长。1991年他又任职于沙米尔的政府内阁,随后分别于1996年和2009年任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的修正派犹太复国主义思想集中体现为强调“民族文化”和以“两种和平”为核心的新安全观。

第一,内塔尼亚胡对“犹太民族文化”的强调,突出表现为论证“回归”巴勒斯坦、建立和巩固统一犹太国家的合法性,否定巴勒斯坦建国的合法性。内塔尼亚胡在其所著《持久的和平》一书中,多次强调流散世界各地的犹太人共同享有独特的语言、文化、宗教和历史。与此同时,他否认“巴勒斯坦文化”的存在,甚至坚称巴勒斯坦地区不仅从不存在“巴勒斯坦人”或“巴勒斯坦国”,也没有巴勒斯坦民族或是文化。①内塔尼亚胡认为,历史和文化,而非“征服”和“痛苦”,才是一个民族的土地所有权依据。据此,阿拉伯人一度“征服”巴勒斯坦地区的史实并不足以支撑其土地诉求。②他提出,历史上,巴勒斯坦地区仅存在犹太民族主权实体,并且塑造了该地区的文化。此外,内塔尼亚胡还特别强调犹太教对犹太民族身份认同的作用,进一步加深了修正派的右翼民族主义与宗教的捆绑。③

在以色列国内,内塔尼亚胡及其支持者强调“犹太民族文化”的目的,在于反对其政治对手工党在领土问题上的妥协,④致力于实现修正派建立“大以色列”的目标。“民族文化”是内塔尼亚胡政府占领道德制高点的工具。首先,内塔尼亚胡强调犹太人对巴勒斯坦地区文明和全人类文明的贡献,但却否认阿拉伯人的贡献。其次,他强调以色列政治文化的先进性。内塔尼亚胡把以色列描绘为西方文明在中东的代言人,将犹太文明作为“西方文明的主要渊源之一”,称是犹太人为地区带来了民主与文明。与此同时,他贬低阿拉伯世界“落后”“专制”“好战”,称其缺乏西方政治文化土壤,阿拉伯人对西方的仇恨和双方的文明冲突早于巴勒斯坦问题出现。⑤

第二,内塔尼亚胡的“两种和平论”把和平划分为“民主和平”和“威慑性和平”,强调巴以和平只能是“威慑性和平”,进一步发展了修正派犹太复国主义实力优先的强权哲学。内塔尼亚胡指出,世界上存在两种和平,一种是民主国家间达成的民主和平,另一种是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达成的“威慑性和平”,即“和平源于力量”。“民主国家”由于民意、政府负担等内部限制,趋向于保持和平;而“独裁国家”缺乏内部限制,只能依靠“民主国家”施加外部限制来达成和平。因此,“威慑”或“力量平衡”就是切实可行的途径。他认为,对以色列开战的阿拉伯国家数量下降、势头衰退,其根本原因在于以色列强大军事力量的威慑,即“以色列越强大,阿拉伯国家就越有可能同意和平”。内塔尼亚胡据此主张,以色列掌控西岸是持久和平的关键。⑥以色列不能放弃对西岸的政治和军事控制,因为一旦阿拉伯人的安全优势相对上升,“独裁者”们随时会违背和平承诺。

“两种和平论”试图为以色列占领西岸土地、扩充军事实力提供合理性,并把阿以和平困境的根本原因归咎于阿拉伯国家未采用西式民主政体。内塔尼亚胡进一步将中东地区动荡的根本原因归结为分裂的阿拉伯世界为争取各自的政治合法性,煽动泛阿拉伯民族主义和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进而引发暴力冲突。①总之,内塔尼亚胡继承和发展了修正派犹太复国主义实力优先的传统,并用“两种和平论”进行了理论包装。据此,内塔尼亚胡坚持“安全换和平”②,反对工党一贯主张的“土地换和平”③。

与沙龙相同,内塔尼亚胡也以“反恐”为名打击巴勒斯坦人武装,把巴勒斯坦哈马斯定性为恐怖组织、对其领袖进行“定点清除”,还试图把以色列政府与巴抵抗组织的矛盾描述为西方民主政府与反西方恐怖组织的矛盾。早在1976年“恩德培行动”④后,内塔尼亚胡就主持成立了“约纳坦研究所”(jonathan institute),从事恐怖主义研究并组织反恐方面的国际会议。内塔尼亚胡本人在1995年出版的《打击恐怖主义:民主国家如何战胜国内和国际恐怖主义》一书中,直指国际恐怖主义威胁自20世纪90年代起主要由“基于伊斯兰的恐怖主义”(islam-based terrorism)造成,并受到伊朗等所谓“极权主义国家”(totalitarian state)的支持,是一种有组织的、针对“民主社会”的新型暴力,国家需要从社会文化等方面消除恐怖主义诞生的
民族学考研本雅明·内塔尼亚胡的修正派犹太复国主义思想_和平…(民族学考研书籍)插图
土壤。⑤

在强调“民族文化”、重视军事实力的同时,内塔尼亚胡还十分善于重塑犹太复国主义运动的道义性。他意识到黎巴嫩战争、犹太定居点建设、巴勒斯坦难民回归权等问题使以色列在国际社会日趋孤立,因此通过强调爱好和平的犹太“民族文化”重塑犹太复国运动的道义,争取外界支持,改善以色列的国际环境。他回归了亚博廷斯基时期修正派运动重视国际支持的传统,改变了修正派此前忽视对外形象的做法。在任期间,内塔尼亚胡利用国际和地区条件的变化,特别是美国特朗普政府中东政策的调整,积极发展与温和阿拉伯国家的关系,实现了美国承认以色列对耶路撒冷和戈兰高地拥有主权、与多个阿拉伯国家(阿联酋、巴林、摩洛哥、苏丹)关系正常化等重大利益,助推巴勒斯坦问题日趋边缘化。

以色列建国后,历届修正派犹太复国主义运动的领袖基于变化的现实,对亚博廷斯基思想框架内的修正派主导思想进行了调整。亚博廷斯基重视文化和军事力量;而贝京只相信犹太民族武装,沙龙对军事力量同样高度重视;沙米尔在强调军事实力的同时,又以“和平”为口号对周边数个阿拉伯国家表现妥协,非军事手段重要性开始凸显;内塔尼亚胡则顺应冷战后的总体和平环境,使政治和文化手段重新占据主导,但以“反恐”为名义并未放弃增强军力。修正派领导人的意识形态思想普遍带有民族主义和唯心主义色彩。为实现“以色列地”目标,修正派运动重心经历了从政治与文化斗争到军事斗争、又回归政治与文化斗争的转变。其中,强权哲学是修正派信奉的不变内核。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原标题:民族学考研:本雅明·内塔尼亚胡的修正派犹太复国主义思想 本雅明·内塔尼亚胡的修正派犹太复国主义思想 内…

原标题:民族学考研:本雅明·内塔尼亚胡的修正派犹太复国主义思想 本雅明·内塔尼亚胡的修正派犹太复国主义思想 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京ICP备18012533号-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