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取学校说对考研女孩负责到底##父母双…来自中国妇女报-微博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阅微草堂,作者是我的朋友刘教授。如果您是一位正在思考自己孩子教育道路的家长,建议您花上几分钟仔细读这篇文章,一定会有收获的!

我是刘寅斌,上海大学副教授,一个2岁半女孩刘小师的爸爸。

周矫娇,70年后,一家创业公司的创始人,我大学时代的好朋友。周矫娇有三个儿子,老大在重庆的公办重点小学念书,2019年9月,即将进入一所非常著名的重点中学。2019年年初,周矫娇将老二和老三送往澳大利亚布鲁斯班,入读当地的小学和幼儿园。

2019年5月的一个夜晚,我和娇娇电话交流了近2个小时,话题主要涉及:

—为什么要送小朋友去澳大利亚读小学和幼儿园?

—在澳大利亚读书,费用是多少?方法是什么?

—为什么要放弃以高考为目标的国内k12教育体系,其根源是什么?

—未来的世界,究竟需要什么样的孩子?家长应该做好什么样的准备?孩子应该做好什么样的准备?

—到底什么是天赋?

—是快乐成长重要?还是上补习班努力学习更重要?快乐和努力可以兼得吗?

文字很长,近1万字。

1? 为什么把小朋友送到澳大利亚去读小学?

刘寅斌:娇娇,小朋友拿的是留学生签证吗?

周矫娇:没错。布鲁斯班是澳大利亚昆士兰州的首府。为了方便,我们姑且将布鲁斯班的教育管理部门称为布鲁斯班教委。我们先向布鲁斯班教委提出留学申请,教委给我们发了一个入学许可通知,相当于offer,offer上会列出小朋友可以入读的学校。拿到offer后,我们就可以根据我们的居住地,选择了一个合适的学校入读。

刘寅斌:费用大概是多少?

周矫娇:老二上小学一年级,公立学校是1.2万澳元一年,差不多5.7万人民币,私立学校略贵一点,大概1.4-1.6万澳元之间。

刘寅斌:这比上海的国际学校便宜多了!上海的国际学校,至少15万人民币起步。 幼儿园呢?

周矫娇:幼儿园稍贵一点,100澳元一天。

刘寅斌:差不多就是470元人民币一天。一个月除掉休息日,按22天算,刚好1万人民币出头。我之前参观过几家上海还算不错的双语幼儿园,不是最顶级的,月收费差不多都是从1.5万人民币起步,不包含校车、校服和餐费。这样看起来,澳大利亚幼儿园的费用很便宜呀。

周矫娇:对澳大利亚的幼儿园,你不要抱太高的期望,不要指望老师能教什么。这里的幼儿园真的是散养,小朋友扔进去之后,就在那自己玩泥巴。这和国内的幼儿园差别还是蛮大的。

刘寅斌:那小学呢?

周矫娇:小学很有意思啦,至少对英语来说,提高确实非常大。举个具体的例子,我们家老二今年开始上小学一年级。不久前,他回了一趟重庆,我带着他在一个商业中心玩,一家英语培训机构的促销员非要拉我儿子去做个英语水平测试。我们当时正在等一个朋友,反正闲着也没事可干,就跟着促销员去做了测试。

刘寅斌:结果如何?

周矫娇:测试的时候,很搞笑。一个老外坐在对面,装模作样地提一些问题,促销员刚开始还要做翻译,我跟她说,不用了,我儿子听得懂。只用了十来分钟,他们准备的所谓题库,就被我儿子打穿了。促销员很惊叹,问我,你是英文老师吗,小娃娃的英文水平怎么会这么高?我忙说,不是不是。促销员就开始向我推销,说他们有针对高水平娃娃的外教一对一儿童教学课程,blabla~~~你也知道,他们都是糊弄人的。

刘寅斌:小朋友在澳大利亚念书,也就才四个月。

周矫娇:没错,也就四个月时间。四个月的时间,基本上就是这么一个效果。一个方面,说明环境确实对小朋友的语言学习,确实很重要,另一个方面,也说明,国内价格不菲的英语儿童教学,性价比极低,时间花了不少,费用也不少,效果也就那样了。

刘寅斌:你们准备让小朋友一直在澳大利亚念下去吗?

周矫娇:不是。读完小学二年级,就回来,插班进二年级或者三年级。

刘寅斌:稍微好点的公办小学,小朋友没有学籍,能那么容易插班吗?

周矫娇:我们不走公立路线,插班进私立学校,应该没问题。

刘寅斌:走国际路线,不走高考路线了?

周矫娇:是的。

刘寅斌:为什么?

周矫娇:我说说我的看法,不一定对。在我看来,中国教育和国际教育之间,最本质的差异就是,中国教育的核心是选拔,澳大利亚,或者英美教育体育的核心是培养。

刘寅斌:何为选拔?何为培养?

周矫娇:从教育的功效来说,无论是中国教育还是国际教育,都有培养和选拔的作用,培养新一代的国民,并选拔出最优秀的孩子,推动他们成为国家各个领域的精英。但是,不同的国家,侧重点不同。中国的教育还是更强调选拔,这个你我应该都有体会。

刘寅斌:这个好理解,现在上海的幼升小、小升初、中考,一个比一个激烈,一个比一个残酷,投身其中的家庭,背地里,个个叫苦不迭,但明面上,人人斗志昂扬,互相打鸡血,彼此灌鸡汤。

周矫娇:没错。我们的小学也好,中学也好,老师喜欢成绩好的孩子,家长也希望自己的孩子排名越靠前越好,这个太现实了。

刘寅斌:所谓的国际教育,有什么不一样吗?

周矫娇:至少从我们了解的澳大利亚来看,它的教育体系更强调,每一个孩子,我们都应该把他培养成一个人格健全、心智成熟、身体健康的人,而不是推着他成为成绩最好的那一个。

刘寅斌:这其中的本质差别是什么?

周矫娇:本质的差别在于,我不想以牺牲孩子的快乐为代价,把他人生中最宝贵的童年和少年时光,投入到已经畸形的教育体系
#录取学校说对考研女孩负责到底##父母双…来自中国妇女报-微博插图
中。

刘寅斌:畸形二字,用词很重了。何为畸形?

周矫娇:我们家老大在国内读书,实话说,不算成绩好的孩子。我们家对口的初中是全市最好的初中。我们是对口校区的业主,所以进去后,肯定进不了超常班,平行班估计也很难考进去,只能进业主班。当然,让我们进平行班,我们家老大可能也跟不上。那个强度真的非常大,孩子的压力可想而知。以前,小朋友三年级、四年级才开始学奥数,现在,一年级就开始学了。

刘寅斌:可以不学吗?

周矫娇:不学不行呀。现在这个教育体系很有意思,选拔机制是每个人都必须要经历的路线,可是,教育系统又在高喊给孩子减负,要实行快乐教育。结果是什么呢?以小学为例,小学老师不对升学率负责,只对教委的评测负责,这就导致,如果你想进更好的初中,仅靠学校那点东西,肯定不够,必须要靠校外的体系来补。这就要命了,也就是说,小朋友有两套学习系统,一套是学校的系统,一套是补习的系统。

刘寅斌:补习的系统,难道每科都要补吗?

周矫娇:是的,每科都要补!

刘寅斌:费用不低吧?

周矫娇:费用不便宜,但这不是重点。重点在于,小朋友的时间就那么点,上完学校的课,所有的业余时间,要去上补习班的课。回家,还要做各种作业,非常忙,每天不到12点,根本做不完作业。

刘寅斌:才小学,用得着这么补习吗?

周矫娇:我原来也跟你想的一样。心想,我们自己都念完大学和研究生,一个小学课程,哪有那么费劲,但是当我家老大开始念小学之后,我才知道,真的没那么简单。一个小学奥数题,你要是没掌握方法,根本无处下手。不会就是不会,一点辙都没有。还用有一点,很讨厌的就是,两套系统还容易打架。比如,我们家老大在公办学校,用在学而思奥数班教的方法解题,公办学校的老师会不高兴。我也是醉了,我只能不断地告诉孩子,在学校里,解题就用学校老师教的内容,不要用学而思的方法。孩子很懵,他会问,为什么呀?学而思教的东西不对吗?如果对,为什么不能用?如果不对,我连玩的时间都没有,为什么还要去学那些不对的东西呢?

刘寅斌:额~~~~~~

周矫娇:今年,我们这里另一所重点初中的小升初考试,作文题目,你能想象是什么吗?

刘寅斌:什么?

周矫娇:续写《出师表》。

刘寅斌:啊!我记得,我们初中才开始学古文吧?这不应该是中考或者高考试题吗?怎么会是小学试题?用古文还是白话文写?

周矫娇:你怎么写,用古文还是白话文,就看你的水平了。学校要录取的人实在太多,考试题目只有难度足够大,才能达到选拔目标。

刘寅斌:我大致明白了。当你看到你们家老大小升初所面对的这种竞争,就不想让老二和老三再这样玩了。

周矫娇:寅斌,你觉得,对一个小学生来说,如果在正常上课之外,还有一套比正常上课强度更高的系统,他能快乐吗?

刘寅斌:矫娇,说老实话,如果在我的小学,中学时代,有这样一套系统等着我,我可能会甘之如饴,觉得很爽。在学习上,我可以少走弯路,也会减少大量低效的重复学习。但是,从人的天性来说,大部分孩子可能不会喜欢这种日复一日的高强度学习,能够不反感,已经很难得,恐怕没几个孩子会觉得这是件快乐的事。

周矫娇:所以,很多家长要陪着孩子做作业。不是现在的孩子笨,现在的孩子比我们那时候聪明太多了。实在是学习强度太大,没有家长在一边押着,孩子根本没法坚持下去。完全靠自己坚持下去的孩子,少之又少,太罕见。

刘寅斌:好多家长快疯了。

周矫娇:孩子也被逼疯了。寅斌,刚才你说到甘之如饴的时候,用了个词,可能。退一万步说,你真的很喜欢。可是,今天的你,喜欢这个学习体系吗?同时,你的孩子会喜欢,并且从中获得巨大快乐吗?

刘寅斌:今天的我,当然不喜欢。我的孩子,虽然还没到念书的时候,但基本上可以肯定,也不会喜欢。?

周矫娇:从我家老大身上,我基本上可以判断,我的孩子们都是普通孩子,我自己也是普通人。大概率讲,这种高压选拔教学体系,他们不会快乐。老大已经扛不住,老二老三就别去受这个罪,我们主动认怂。

2 在教育孩子的问题上,父母最重要的职责是什么?

刘寅斌:哈哈,你不是认怂,你只是换了个玩法。娇娇,放弃了以高考为目标的国内教育路线,意味着孩子未来失去北大、清华、复旦、交大、同济等一系列中国顶级高校的机会,从中国顶级高校走出来的孩子,也都是最优秀的人。

周矫娇:当然优秀,可是,在我看来,代价太大,任何东西都换不回孩子的快乐和幸福。必须要说一句的是,我不是逃避竞争,更不是让孩子们逃避竞争。恰恰相反,我选择放弃国内的教育路线,是为了孩子们能更好地和同龄人竞争,只不过竞争的重点,既不是争夺幼升小的那个班级席位,也不是争夺重点中学的入学名额,而是着眼于未来成年人之间的竞争。很多人不走国内教育的高考路线,是想逃避竞争,竞争是逃避不了的。我们自己是从竞争中走过来的人,从来不害怕竞争,也不逃避竞争。我试图要逃避的是,无畏的竞争以及为了这种无谓的竞争而做的无谓的消耗。

刘寅斌:哦,说说看。

周矫娇:寅斌,你觉得为人父母,在教育上,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刘寅斌:我在给emba上课以及在交大的总裁班上课时,谈及中国教育产业的用户特征,用过三个词,叫不计成本、不惜代价、不顾一切。

周矫娇:这是普遍特征,但没抓住重点。

刘寅斌:什么是重点?

周矫娇:为人父母,倾其所有,全力支持,这当然没错。但是如果用错了地方,所有的努力可能都会付诸东流。说得残酷点,好心没好报,努力一生却没有好结果,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刘寅斌:完全同意。那怎么避免呢?

周矫娇:为人父母,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发现孩子的天赋。只有找到孩子的天赋,我们的努力,才会有正确的方向。举个不太恰当的例子,我家老二今年开始学游泳。在澳大利亚,我们请了一位退役的国家级专业选手教他。那个教练同时在教两个孩子,有意思的是,每次训练,半个小时要休息一下,和我家老二同组的孩子一听到教练喊休息,立刻就停下来。我家老二呢?在队友休息的时候,他找到教练,说他不休息,让教练多教他一些动作。他现在已经觉得,他的队友是个累赘,拖累了他的训练进度,向我们提出,能不能教练就教他一个人。

刘寅斌:这么努力。

周矫娇:是呀,非常努力,一个才六岁的孩子呀!他在游泳池里,不是像别的孩子,在泳池里玩水嬉戏,而是严格按照教练的要求,反复不断地重复一个动作,不停地游。别的孩子最多训练一个小时,他会主动增加训练时间,按照教练教给他的内容,不停地练习。

刘寅斌:我在采访电竞行业的一位顶级从业者时,对方曾说过一句话,给我印象很深。他说,今天,大多数人的努力,还根本不到可以谈论天赋的程度。在他看来,只有足够努力和玩命,才有资格谈论天赋。

周矫娇:对,他说的非常好。什么叫天赋?我认为,天赋就是小朋友不知疲倦、乐此不疲、不断重复的事情。究其本源,小朋友能乐此不疲地做一件事,就是喜欢。小朋友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时,他才会不知疲倦,他当然也会更努力,更专注,更投入。结果显而易见呀,因为他更努力更投入更认真,正向反馈一定更好,进而会刺激他更加努力更加投入。

刘寅斌:这样的正向循环,小朋友的成才速度一定也会更快。

周矫娇:当然。还有什么比热爱更重要?当你做着自己热爱的事情,并且它又能给你带来足够多的正向反馈,你的幸福感、快乐感一定会最大化,同时,你也会更容易逼近成功。

刘寅斌:所以,对你们家老二,你的结论是?

周矫娇:我们无法判断,游泳是否真的能够成就他的未来,但是,至少在现在这个阶段,他在游泳上,已经表现足够的热爱和天赋。作为家长,我们就是不惜代价,请到最好的教练,推动他去触碰他能达到的最高程度。

刘寅斌:一个孩子的天赋,在早期萌芽阶段,可能只是一闪而过的微光,要捕捉到这束微光,需要家长极其敏锐的观察。

周矫娇:没错。每个孩子都不一样,一旦找到他的天赋,就要全力以赴支持他,不断加码。光有天赋,没有家庭的资源配套和支持,那束光很快就暗淡下去。为人父母,就是要让这微光变成耀眼的强光。在我看来,这是教育的本质。越早发现孩子的天赋,我们就会越早开始有针对性的高强度专业训练,因此带来的正向反馈就会越强。随着正向循环的不断加强,他终究会在某个领域,进入“自由王国”。

刘寅斌:自由王国?

周矫娇:是的,自由王国,在自由王国中,做什么,都很顺,越做越顺,因为所有的东西都是正向循环的。

刘寅斌:我听明白了,国内现有的教育体系,恐怕不会允许你进入它所设置标准之外的自由王国。

周矫娇:没错,能够应付好它的选拔体系,无论是家庭,还是孩子,已经筋疲力尽,哪有时间做别的?

刘寅斌:矫娇,在这个体系中,走在最前面、最终进入北清复交为代表的国内顶级高校的孩子们,可不可以说,他们更早地进入了他们的自由王国。对他们来说,现行的这套教学体系,给他们足够多的正向反馈,他们足够努力,也足够聪明,当然结果也是足够的好。

?

周矫娇:没错。从大概率上讲,对于参与国内教育选拔体系的孩子来说,绝大部分孩子没有机会,也不可能进入自由王国,但是,这绝大多数孩子却为此付出一生中最宝贵的童年和少年时代。在工作中,我接触过很多医生,有天赋的医生和没有天赋的医生,差别太大了,一个有天赋的医生,哪怕只做过20台手术,进步也很大,而没有天赋的医生,机械地做了200台手术,依然在原地打转。

刘寅斌:这样说来,太多人的职业生涯都是原地打转。

周矫娇:这是很悲哀的事情。包括我们在内,有几个人知道自己的天赋是什么?又有几个人真正地在做着自己喜欢的工作。

3 未来的世界需要什么样的年轻人

周矫娇:关于未来的世界,我有几个观点,想和你分享。

刘寅斌:请讲。

周矫娇:第一,作为家长,我们的眼界一定要打开,不要只盯着上海、北京,也不要只盯着中国,要放眼全世界。

刘寅斌:这一点很难,不要说放眼全世界,今天放眼全中国,我们都很难做到。

周矫娇:正因为难,我们就更要努力去适应。放眼全世界来看,大学很多,可以去的地方更多,可以学的东西也很多,可以工作的地方也多,只要小朋友喜欢,他自己觉得有意思,我们就应该支持他。生命的价值在于体验,他的人生,要由他自己来选择。

刘寅斌:第二点?

周矫娇:第二,不要自己陈旧的价值观来看待未来世界。比如,在我们以前,打游戏是不务正业,今天,电竞行业的冠军选手,是年轻人万众瞩目的明星,在年轻人的世界里,他就是英雄。

刘寅斌:这个我还比较熟。2018年,我对电竞行业做过一轮大规模访谈,一本关于中国电竞行业的书正在写作过程中。如你所说,老一辈人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玩游戏的孩子,如果玩得足够好,站在金字塔的顶端,也是一种成功。我还补充一点,上周,我在上海大学开设的《创业人生》课堂,请来了中国广告和影视行业最顶级的食品造型师——张申彦,广告圈里称他为张大师。这位82年出生的上海年轻人,早年受《中华小当家》的影响,立志要成为一名厨师。初中毕业后,可以上普通高中的他,坚持报考职高,去学厨师。他的家庭当然不允许发生这样的事情,为此,张大师甚至离家出走。终于,父母妥协,他上了职高,开始学厨师。在厨师学校,张大师和他的同学们要学的东西很多,比如铁锅翻锅的要求就是1分钟100次,张大师的同学们个个苦不堪言,无法忍受,而张大师却是兴高采烈,乐此不疲。就这样,一步步下来,张大师成为广告行业最顶级的食品造型师,他和麦当劳、肯德基以及各种大型机构都有合作,也为很多电影提供过食品造型服务。他现在是中国最顶级也是全球最顶级的食品造型师,月收入超过百万人民币。

周矫娇:这是个非常好的例子。越往后走,在各个细分领域,这样的年轻人越多。真正的高手,拼的不是学历,也不是毕业于哪所大学,而是你在某个领域,是不是真的足够强!

刘寅斌:我这周的《创业人生》课堂上,还给我的学生们说,上周我们请来的张大师,学历不高,起步的职业也不是大家都羡慕的行业,可是在座的各位同学,你们觉得张大师的人生成功吗?大家都点头。现在考研的孩子越来越多,我问过很多学生,为什么要考研,真正想做科研的少之又少,大部分说法是,本科学的太少,想多学一点,或者更直接,有个研究生文凭,找工作似乎更好找一些。那我忍不住要问了,张大师有研究生文凭吗?很多时候,我们之所以强调名校,强调自己的研究生学历,强调自己有博士学位,从本质上说,还是一种虚弱的表现。当我们需要通过名校、大公司或者学位的加持,才能找到自信的时候,从一定程度上讲,我们真的还不够强。未来的世界,竞争越来越激烈,也越来越残酷,所有外在的加持都不过是锦上添花。花当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你的锦缎是否真的鲜艳漂亮,没有这个底子,所有的加持最终都是水中花,镜中月,不过是虚幻一场。

周矫娇:未来的世界,致胜的关键肯定不是名校、学历,而是能力,与众不同的能力。所以,我的第三个观点是,越有特点的孩子,未来越有竞争力。选拔式教育,把所有的孩子向着同一个方向,变成了一样的人,这肯定有问题。当然,我得多说一点,我们虽然没有走国内高考路线,但依然在前进,依然要进大学,所以照样可以上名校,甚至更好的名校。

刘寅斌:我非常认同。

周矫娇:我们当年大学选专业的时候,懵懵懂懂。毕业后,选职业,也是稀里糊涂。有一点是明确的,要挣钱,养活自己,否则就活不下去。我们一直生活在紧缺时代,大学时还用粮票买饭,工作后,要买车,买房子,一切都是从零开始。我们的孩子,他们不会缺任何东西,也用不着拼死拼活地挣钱,这不是说他们不上班不挣钱。我想说的是,对他们来说,工作的目标或者目的,绝不是挣钱这个简单的目标了。它肯定涉及自我实现、人生价值,也可能和人类、甚至地球相关,我们必须要去学会接受它们。这是孩子们自己的选择,他们是和我们完全不一样的一代人。当然,我们也要有充分的信心,我们所特别看重的财务目标,对进入自由王国的孩子们来说,不过是顺带手就能完成的事情,这个世界不会亏待成功者。

刘寅斌:说到陈旧的价值观。之前,有位朋友和我聊天时,谈及为什么小孩要在国内念大学。他说,他最看重的是国内名牌大学的校友和同学体系,在他看来,这个体系的隐性价值非常高。

周矫娇:你怎么看?

刘寅斌:如你所说,如果把眼界放到全世界,在不同的学校,我们就会有不同的校友体系,只要是往上走,校友体系都不会差。但是,校友体系是否真的有价值,其前提还是你自己够不够强。你不强,校友体系再强,也不过只是谈资而已。另外,从我的研究来看,在小朋友的社交组合中,校友只是一个系统,他们还有各种各样的在线社交系统,基于兴趣,基于爱好,或是基于某项公益活动,这些更加密切的社交体系,在个人成长中,发挥的作用,可能要远比校友体系强大得多。

周矫娇:有点意思。

刘寅斌:我给你举个例子。中国电竞行业有个顶级职业俱乐部,叫lgd。我曾经采访俱乐部的董事长ruru,并且邀请她来上海大学给学生们讲过课。ruru是个非常漂亮,而且绝顶聪明的女子。ruru在念大学的时候,自己创办过一个文学论坛。为了搭建这个论坛,她在网上到处请教各路高手,得到一个黑客朋友的热心 助。这位黑客朋友把ruru拉进中国最著名的一个黑客群中,后来,在ruru进行电竞创业的时候,她创办了一个赛事网站,黑客群中,有的人 她提供免费服务器,有的人 她免费写代码。更有意思的是,ruru现在的合伙人,也来自这个黑客群。未来,真正聪明的孩子,真正有特点的孩子,会通过各种各样的互联网方式,结成不同的社群,这些社群对孩子们的成长来说,其力量可能要比校友体系直接而现实得多。另外,我一直有个观点,在金字塔顶端,各行各业的顶尖高手会最终相遇。

周矫娇:哦?

刘寅斌:只要我们的孩子足够强,他们一定会有足够强以及足够优秀的朋友。

周矫娇:而且,作为家长,我们也不会袖手旁观。能一个电话解决问题的,我们当然会打电话,至少能省掉很多不必要所谓的历练。当然,孩子们如果足够强,可能根本用不着我们 忙。关于第三个观点,落实到行动上,我的逻辑就是,集中全部资源,去做最强的事。小朋友的时间有限,我们的资源有限,不可能面面俱到,必须集中资源,集中火力,把强的做到最强。第四点,中文一定要好,数学一定要好,这都至关重要。

刘寅斌:所以,你家老二在澳大利亚念完小学二年级,英语有明显 优势后,立马回国,抓中文,抓数学?

周矫娇:完全正确,我们是这个思路。第五点,如果可能,一定要有一项艺术爱好。

刘寅斌:必须吗?

周矫娇:我认为最好有一个吧。有一项艺术爱好,他就有了一个和世界进行交互的接口,他也有了一种情绪的宣泄方式和表达手段。

刘寅斌:矫娇,我 你补充一点。第六点,一定要身体好,高强度的体育锻炼必须贯彻始终。

周矫娇:完全赞同。国内小学的体育课,我简直无语透顶,既没思路,也没有章法。比如,小学生要求会跳绳,必须跳100下。这是在要求强度呢?还是精细程度?整个小学的体育课,完全和大时代的要求相背离。在学习的高压之下,孩子们没有时间去踢足球,打篮球,这怎么能行?

刘寅斌:很多竞争,拼到最后,就是拼身体和体能。同样的压力和同样的负荷下,你的身体棒,你的体能好,你的情绪就不容易出问题,你的智力就不会受影响,你就hold住,你的外在表现,肯定就比那些身体不好的,要强得多。

刘寅斌:矫娇,我们今天聊的话题太广泛了。最后,你对我有什么建议吗?

周矫娇:寅斌,澳大利亚的小学入学时间是1月1日以前出生的孩子,刘小师是9月以后出生的孩子。我个人建议,如果时间允许,刘小师是不是可以先去澳大利亚念个小学一年级,不用念完,念到9月,回上海,开始读上海的一年级。有了澳大利亚这半年的英语训练,小朋友的英语感觉肯定不一样。甚至,完全可以在澳大利亚念完二年级,再回来。

刘寅斌:有点意思,我琢磨一下。另外,矫娇,我有个感觉,对我们自己来说,一切都还来得及,我们完全可以重新找到或者重建自己的天赋。

周矫娇:完全同意。

????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阅微草堂,作者是我的朋友刘教授。如果您是一位正在思考自己孩子教育道路的家长,建议您花…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阅微草堂,作者是我的朋友刘教授。如果您是一位正在思考自己孩子教育道路的家长,建议您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京ICP备18012533号-388